老军医回忆抗美援朝: 很多人在火光中倒下

  60多年前的,黄龙发19岁,却已经是3年军龄的“老兵”。从解放战争到抗美援朝,从广东南雄到朝鲜战场,黄龙发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炮火的洗礼。震惊世界、被称为“绞肉机之战”的上甘岭战役,黄龙发每每忆起曾经所属的15军45师战友,都忍不住热泪盈眶。

  “当时,我站在高处可以看到底下的战火有多么猛烈,我的战友们有很多人就在火光中倒下”

  1952年10月14日凌晨4时,天未亮,数声轰鸣的炮响打破了夜的平静,上甘岭战役打响。随后的43天里,密集的炮火以平均每秒6发的频率倾泻在3.7平方公里的阵地上。

  “敌军第一天夜里出动了320门大口径火炮、47辆坦克、50余架飞机,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但是始终攻不下我们的阵地。”黄龙发回忆,他当时是15军45师师部的卫生员,战争打响时,他跟随师长崔建功在五圣山的指挥所中。“当时,我站在高处可以看到底下的战火有多么猛烈,我的战友们有很多人就在火光中倒下。”

  这一仗中,中国志愿军伤亡人数达到1.5万人,其中镇守597.9、537.7两个高地的15军45师承受了最大的损失,几乎伤亡殆尽。

  黄龙发介绍,崔建功在向军部报告战况时,明确表态坚守阵地。“他说,只要我们人在,阵地就在,如果打剩一个营,我就当营长,剩一个连,我就当连长。”这份死志感慨了众多将士,战争中涌现了黄继光、龙世昌等舍生忘死的英雄。

  “龙世昌,是个苗族青年,牺牲时才20来岁,为了执行爆破任务,硬是用胸膛把爆破筒顶入了敌人的地堡。黄继光,刚到朝鲜我就认识他,很活泼的一个小伙子,他在冲上去堵枪眼前,身上已经中了七枪……”

  战争后期,黄继光的妈妈作为英雄的母亲随慰问团来到朝鲜前线,黄龙发和几名医务队员承担起了照顾老太太的责任。

  就在分配好教室、学校即将开课的时候,抗美援朝战役开始了,黄龙发几乎已经实现的学堂梦戛然而止。加入军队,对于黄龙发来讲“既是偶然又是必然”。

  黄龙发出生于东莞常平镇土塘村。1946年,父亲因病去世,小学毕业的黄龙发开始外出打工谋生。从东莞一路闯荡,哪里能挣口饭吃就上哪里,最后来到韶关南雄,帮人搬搬货物,上顿不接下顿。

  1949年中,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解放军在南雄征兵,黄龙发闻讯前往应征。“一开始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有口饭吃。”为了这个朴素的想法,黄龙发加入了解放军队伍,被分配到了与带领下的第二野战军。

  当时,解放战争已经接近尾声,年仅16岁的黄龙发读过小学,在部队里算是有点文化基础的人,被安排参加了医护知识培训。培训之后,他成为了一名卫生员。

  “我算是幸运的。”黄龙发说,他不只在部队里获得了更多的学习机会,还差点上了大学。1951年,黄龙发随军在重庆休整。当时战火暂熄,部队里开办了速成大学,黄龙发成了其中一名学员。崭新的课本很快发放了下来,还散发着油墨的香味,这让黄龙发欣喜若狂。没有料到的是,就在分配好教室、学校即将开课的时候,抗美援朝战役开始了。根据安排,黄龙发和战友们一起奔赴朝鲜战场,几乎已经实现的学堂梦戛然而止。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黄龙发回到国内,此时已经失去像速成大学那样的学习机会。但是他没有停止对知识的探求,并开始尝试文学创作。

  “其实以前在军队里的时候,有空时我也会给军报写点东西,但是比较少。后来不用打仗了,我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学习写文章。”黄龙发拿出了他厚厚的剪报本,其中贴满了报刊上剪下来的小文、小诗,有些是他的得意之作,有些是他认为可供学习的妙文。

  年近八旬的黄龙发,眼睛已无法看清眼前的文字,声音也显得嘶哑,但他仍然坚持向记者朗诵了其中一首名为《上甘岭》的七言绝句:“上甘岭上炮声隆,浴血疆场此山中。卫国保家齐奋战,打出国威振雄风。”

  那是他最钟爱的“代表作”,“我最终没能上成大学,不懂什么华丽的文辞,但我的感情是发自内心的。”在诗的下方,黄龙发还特意冲印了三个人的照片:和蔼慈祥的黄继光母亲、开怀大笑的师长崔建功,以及年轻时的自己。

  黄龙发在坚苦卓绝的环境中迅速成长为一名出色的军医。战争结束后,回到东莞常平镇的他参与了常平联合诊所的组建。据黄龙发回忆,医院最初组建时只有几个人,由于他在外科手术方面的丰富经验,而且又是党员,他被推为医务组组长。后来,常平联合诊所历经数次扩建,成为如今常平人民医院的第一门诊部。

  在5年的军旅生涯里,黄龙发一直都是救死扶伤的卫生员。在战场上,他经历过最简陋的救助环境。“上甘岭战役到了中后期,由于敌军封锁,补给物资很难运入,伤员不断增多,我们的医疗物资极度匮乏。”黄龙发介绍,最艰苦的时候,3个人的救护站(事实上就是设在山洞里的一个医疗点),每晚需要接治上百名负伤战士。止痛药很快用完了,战士们只能咬着牙忍出一身淋漓的大汗;后来连绷带都不够了,只能将衣服撕成布条包扎伤口。

  上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黄龙发的主要精力转移到了常平的农村合作医疗之上。据他的儿子黄永明说,当时黄龙发是常平卫校的负责人,为了在各个村培养合格的医疗队伍、开设卫生站,黄龙发频繁地下驻到各个工作点中。

  “当时还有中山医学院的教授会下来常平做调研,每当这时候,父亲就会费尽心思和他们取得联系,邀请他们到家里吃饭,争取他们多留半天,为农村卫生站的医疗队伍多讲一两堂课。”黄永明说。

  在黄龙发的影响下,3名子女都走上了医学路,从医学院校毕业后,相继进入常平医院工作。2005年,黄永明考取了执业许可证,在常平开设了一家私人诊所。

  对于儿女们的从医,黄龙发虽然口口声声说着,“这只是他们个人的选择。”但子女们可不这么认为。大女儿黄慧芳说,如果没有父亲严肃、认真的言传身教,自己也许并不会成为一名医生。听到子女的夸奖,黄龙发乐得合不拢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