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军万岁军是打出来的15军千岁军又是怎么来的?

  守卫上甘岭的是15军45师,师长崔建功。45师并算不上15军的主力师,却偏偏碰上了上甘岭这场恶仗。也就是这个师,成就了15军的赫赫军威!!——“千岁军”。

  上甘岭战役颇具戏剧性,战斗范围不大——两个山头,537.7高地、597.9高地。巴掌大的一块地方竟然打出一场世界闻名的战役,不要说当时普通的参战官兵,恐怕就连他们的指挥官——王近山、范格福里特也未曾料到。

  当时,美军的计划不过是用几个营的兵力夺取两个山头,算不上什么大动作,行动代号——“摊牌”,没想到,真的打成了摊牌!

  其实,彭德怀曾指着朝鲜地图对15军军长说:“五圣山是朝鲜中线的门户。失掉五圣山,我们将后退200公里无险可守。你要记住,谁丢了五圣山,谁要对朝鲜的历史负责。”

  范弗里特预计以200人为代价,调动用了美第七师、美第187空降团、南朝鲜第二师、九师、加拿大步兵旅、菲律宾营、哥伦比亚营、阿比西尼亚营等部队共7万余人的庞大兵,企图在五天内攻占目标。

  志愿军方面在敌情判断上出现了巨大的失误。我方把几乎所有的火炮和15军的大部分兵力都集中到了西方山谷地,而五圣山方向只留下了一个连自己也承认算不上主力的45师,区区1万来人。

  美军进攻开始后,320多门重炮,27辆坦克以每秒钟六发的火力密度轰炸这两个小山包上。由于我方对敌主攻方向判断失误,在长达八个小时里,前沿部队未能得到有力的炮火支援,一天伤亡近六百人。通往一线阵地的电话线师师长崔建功能眼睁睁地看着敌人爬上前沿阵地,任由战士们各自为战。

  这一天,敌向上甘岭发射30余万发炮弹,500余枚航弹,上甘岭主峰标高被削低整整两米,寸草不留。

  但,45师前沿部队仍坚守四天,10月18日才因伤亡太大退入坑道,表面阵地第一次全部失守,该师逐次投入的15个步兵连全部被打散。

  597.9高地9号阵地上,美军在阵地顶部的巨石下掏空成了一个地堡,我军攻击受阻。

  说到这里,得提到获得“特级英雄”称号的黄继光。黄继光出生于出生于四川中江县,上甘岭战役打响后,黄继光所在的二营奉命反击占领597.9高地表面阵地之敌。当攻击部队受阻、伤亡较大时,已任营通讯员的黄继光挺身而出,主动请战,消灭敌人火力点。在战 友负伤牺牲、自己所携弹药用光的情况下,黄继光毅然用自己的身躯堵住了敌人枪眼,为冲锋部队的胜利开辟了通路,牺牲时年仅22岁。黄继光的英雄壮举,获得了抗美援朝战争中的最高荣誉——他被志愿军领导机关追记特等功,并授予“特级英雄”称号。

  20日拂晓,敌人再次反扑,上甘岭表面阵地再度失守。45师的21个步兵连伤亡均逾半数以上,再无一个完整的建制连队。

  而联合国军投入了17个营,伤亡700之众。美国随军记者威尔逊报导:一个连长点名,下面答到的只有一名上士和一名列兵。

  美七师上尉尼基曾惊恐地告诉随军记者:“中国军队的炮火像下雨一样,每秒钟一发,可怕极了。我们根本没有藏身之地。”他们要是知道志愿军战士在10月14日面对的是每秒钟六发的狂轰,不知道会吃惊成什么样子。

  几个小时后,志愿军收复主峰。不久,南朝鲜2师31团和阿比西尼亚营反攻,发动了40余次攻击,便完全丧失战斗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